咸鱼糯不想翻身ˊ_>ˋ

咸鱼婶,家教饭,御主兼职阴阳师

萤总大吉镇


自己写的小段子哈、如果有看到不妥的地方的看官请轻敲(说的仿佛会有留言一样)


加州清光看着正在检查和服和场景布置的审神者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自从上次在审神者大会上被安利了某舞蹈后,审神者竟然开始每天都“偷出”一个小时到天守阁最上层看一些奇奇怪怪的视频,还非得拉着自己守门(重点)。想到这,不经意间想起那一天.....

那个被自己看(yang)着渐渐长大到现在这个年纪的审神者,在晚饭后,突然羞红着脸问他能不能陪她去一个地方时,即使是再老成的刀剑也有些想入非非……(审神者也到了少女怀春的年纪了啊什么的),并向自己头来意味不明的眼光...(真是个幸运的家伙啊)夹杂着几丝吸气声,就在这对刃身很不友好的气氛里,随着她来到了天守阁,并眼睁睁看着审神者加入了邪教(并不)进入了一个本丸刃不了解的新世界(雾)。想起那时候自己莫名的脸红心跳,然而对比如今的房外守门,感觉简直弱爆了!!

当时情景:
审神者(不好意思):“那个,清光……可不可以陪我去一个地方?”
看到审神者难得一见的脸红,霎时间被惊艳到的刀男们,又被这脸红及话语误导了。
房内几刃眼神互怼了几下,然后...
一期:主殿,不知..是否有要事与加州殿..?
话未说完,审神者难得学了日本女性用袖子遮了遮自知有些红的脸,却抢答道:“并无要事…只是暂时、还不确定...嗯,时机到了便会说与你们。”这下子不少刃的眼刀都往加州清光身上招呼了,肯定是你装作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的样子,故意吸引了主上的注意。
一脸蒙蔽外加脸红心跳的加州清光:诶诶诶?我吗?(嗯,这句话成功的为他拉到了不少刃的仇恨值)是因为...我最可爱吗?!(短刀仇恨值+1)
避而不答的审神者:“可以吗?” “...当..当然!”
“那你可以在天守阁最顶层等我吗?我要回房拿一些东西……”“好,好的!!”
然而...当加州清光(冲破重重障碍)来到天守阁后却发现....好想不是大半个本丸刃想的那样...
“所以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情啊,本丸里不是有鹤丸殿吗?为什么要看别的..本丸的?”
“呀嘞呀嘞,清光,鹤球不是关键,关键是他跳的是极乐净土,一看视屏最后这位鹤丸殿的脸色陡然沉了下来就知道,那个本丸的审神者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了,所以,为了不辜负她付出的代价自然是能看几遍就...!”
“......所以你特意把我叫道这里来就是为了帮你看门?!?”果然,审神者的那根弦还没接上,莫名有些失落呢……
“清光,我在这个本丸里最信任的刃就是你了!请务必守护我(的形象)!而且....其实这是个联合企划,其它本丸出的是刀男们的极乐净土,我对极乐净土很感兴趣,决定亲身上阵呢!”
“诶诶诶?主上也要...?!?”不好不好
“嗯?是啊,蓝酱为了让我答应,特地送来了已经完成了的刀男们的极乐净土呢,我正在边学边看……对了,这件事清光能不能先不要告诉其他刃呢?”万一让某些刃发现里面有花魁步的话……应该...也没什么...吧?算了,能瞒一会儿是一会儿
“...那主上学会后能不能第一个跳给我看?”反对的话,也没用吧……毕竟不是审神者一个人决定的事
审神者惊讶道:“当然可以、那我在练习的时候清光可要帮我看着门外,唔,别让别的刃发现了哟!”
“好。”微微脸红,我一定会守好审神者的门,保护好审神者的形象(划掉)秘密





占标签抱歉哈

评论(7)

热度(6)